幻星star

圈名幻星,真的是画手
lof请随便日(啥)
主雷安/嘉瑞
目前爬墙d5,主杰佣/裘杰/all佣/all杰
杂食严重,慎fo
绑定画手:@明十七
扩列:QQ2062125699
扩我,求你们。
低产咸鱼,慎fo

被喜欢的太太红心蓝手加评论了,我现在好慌Σ(っ °Д °;)っ

【杰佣ABO】当你和你的匹配对象菜鸡互怼(人设)

*现代黑道pa,ABO设定,黑手党首领金纹A×雇佣刺客O(有微量医园描写)除此之外都是亲情友情向。
*可能ooc,预警。

*文风沙雕,后期有黑深残描写,接受不了虐角色的注意避雷

——————————

奈布·萨贝达【刺客披风】:omega,22岁,刺客,前雇佣兵,表面身份是网络画师(其实真的会画画),和杰克是系统匹配,慢热。在并不了解对方身份的情况下戏很多。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是很好相处。平时都待在家里画稿子,除任务需要以外很少出门。做饭很好吃,以至于楼下花店的艾玛天天去蹭饭(。)和艾玛是革命友谊。
“同是兄弟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然后自己先结婚了(。)

杰克·亚伦*【金纹大触】:alpha,24岁,是黑手党大当家没错,黑市拍卖场常驻人员,和裘克的关系还算可以。最开始没怎么把奈布放在心上,结果自己越陷越深。可能是中央戏精学院的高材生,说起鬼话一套一套的,估计连他自己都不信。对外身份是一件快递公司的老板,黑白通吃。是个很有礼节的绅士,但真正要表达自己的感情时会有些苦恼。总体而言是个冷酷残忍形式果断的人。

艾玛·伍兹【花童】:omega,22岁,奈布楼下花店的老板,也是奈布的房东。实际身份是小有名气的黑客「园丁」,曾用名丽莎·贝克。负责帮奈布提供任务资料和任务地点的图纸以及逃跑路线。特别喜欢奈布做的饭,久而久之奈布都习惯一到饭点就叫她上来。

艾米丽·黛儿【青雅白】:alpha,28岁,圣心医院精神科的医生,但对于外伤和内伤的治疗及应急措施也不在话下。负责为奈布伪造任务身份,同时通过人际圈完善更新任务对象的资料,是位认真负责的女士。

克利切·皮尔森【漆匠】:beta,30岁。市郊一家孤儿院的院长,一直靠着协助奈布完成刺杀任务来赚钱维持孤儿院的运作。看起来很古怪,其实是个善良的好人。负责在任务地点接应奈布和帮助奈布逃跑。

裘克【歌手】;alpha,24岁,经营着整个地下世界最大的赌场。和艾米丽有旧交。会陪杰克去拍卖会,但从不买东西。看起来很有活力,事实上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很少。

瓦尔莱塔【星空预言家】:beta,26岁,杰克的合作伙伴,敏感而有眼见的女人,第一个识破奈布身份的人。

————————
杰克·亚伦*:“亚伦”来自真实事件中开膛手杰克嫌犯的名字。

——

第一篇戳头像,剩下的会在暑假结束前更完。

【杰佣ABO】当你和你的匹配对象菜鸡互怼(1)

*现代黑道pa,ABO设定,黑手党首领金纹A×雇佣刺客O(有微量医园描写)除此之外都是亲情友情向。
*可能ooc,预警。

*后期有黑深残描写,接受不了虐角色的注意避雷。

*文风沙雕,不喜勿喷。

*大概十发完结。

1.在座的各位都是中央戏精学院的高材生

“不好意思,实在很抱歉,但是我需要时间准备,放心,请再给我三天时间,下个星期一我一定按时赴约。”
这是奈布第五次用同样的理由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带改的拒绝了AO匹配,当电话话筒中传出了咬牙的声音时他就知道不会再有下次了。

奈布·萨贝达,年22,根正苗红的大小伙子,以前是个beta,知道负伤严重退役之后才发现二次发育成为omega。天晓得奈布是怎么平淡接受的。

“对啊,就算我是omega也能吊打是个alpha。”当事人如是说道,气得他的主治医生恨不得把他摁住给他好好补补omega生/理常识。

不要怀疑,虽然这不是那种omega打一针抑制剂就能秒天秒地的世界,但前雇佣兵还是用自己的行为证实了omega无限的可能性。

退役之后奈布总不能混吃等死,在考虑了一秒钟之后他还是决定干以前的活,但是自由佣兵的雇佣金就多太多了,才接了三个单子,奈布两年的生活费都有着落了,也正是因为他的效率高,萨贝达的名号很快传遍整个地下世界。

虽然押送货物的佣金也不低,但来找奈布的多半是来要别人脑袋的,悬赏榜上的人名奈布几乎能倒背如流,尤其是那个排名第二的金纹,听说比排名第一的哭泣小丑还难缠,去刺杀的没有一个是活着回来的。

奈布:我觉得布星。

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奈布找了几个小伙伴抓紧准备刺杀行动,然而就在找到一个绝妙的刺杀时间时,一通电话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是的,奈布要结婚了。

“谁说我要结婚了?!”刚挂完电话的佣兵毫不留情地反驳了一句,还没等艾玛反应过来,艾米丽已经拿来了政府人员放在门口的通知单。
“地址是你家,收件人是奈布·萨贝达,说是给你匹配的alpha已经被你晾了一个多月,如果你再不去和他见面,系统会强制让你们标记。恭喜你,萨贝达先生,我是不是可以提前预约干爹的位子了,嗯?”末了还吹了个口哨。怎么回事,和玛尔塔聊久了也被带过去了???

“黛儿姐姐我劝你善良,我不会和那个alpha结婚,我也不会要孩子,你更不可能是孩子的干爹,下次遇到那个姓贝坦菲尔的麻烦你绕着走。”奈布揉揉眼睛,觉得自己不该跟她较真。

“那这个alpha怎么办?你的手机信息里已经有四条未读记录了,都是AO匹配通知,再不决定你就真的要嫁人了。”艾玛若无其事地翻翻奈布的手机,看到他没和以前一样拍拍自己的头就知趣地放下了手机。

“我不会和那个alpha结婚,然后找个时间和他说清楚,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把金纹的人头弄到手。”
“金纹的命比你下半生的幸福还重要?海星海星。”
奈布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帮女人逼疯。

“克利切那边是怎么说的,这几天时间足够吗?”
“多亏上个单子的雇主是个土豪,他拿的那部分足够把整个孤儿院翻修一遍,大概还要点时间。很急吗?”艾米丽前两天刚和艾玛去城郊的孤儿院探望了克利切,顺便帮忙照顾了孩子。虽然那个“慈善家”看起来怪怪的,但其实是个笨拙的好人,协助奈布的工作也只不过是为了维持孤儿院的运作。

“不,不要紧,让克利切忙完了再说,我想先和那个alpha说清楚,再等等也不迟。”反正从来没有人活着回来过,这是奈布没说完的下半句。他并不希望自己的队友受伤。

“那正好,今晚八点金纹会和哭泣小丑出现在一个私人拍卖会,我这儿正好有一张入场券,你可以先去刺探刺探情报。”艾米丽说得轻飘飘的,让奈布打死也不相信这个“正好”。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皮断腿后悔两年,不皮短腿可要后悔一辈子。毕竟腿断了还能接回去,于是奈布深思熟虑一秒钟后果断接过了艾米丽的那张入场券。

TBC
————————————————
艾玛:那,那晚饭......
艾米丽:没事,你去我家吃。

人设在评论里。

真实经历,那个刺客是我,这个玫瑰爵被玛尔塔一枪爆头之后超委屈地转圈圈,然后杀零放四抱着我佛了一整局,真的太佛了,一直在亲,这是有多久没遇上佣兵了(。)

刚刚和别人组队(不太熟的)佣兵团,我机皇奈布被迫人皇遛了一个红蝶60秒,然后他们才修了一台机???这都什么人啊???我遛鬼的时间至少给你们修三台好吗,你们在采灵芝??;
第二局是个蓝皮小丑,我遛他120秒,五台机,我上椅子后一直发“别救我”“快走”“专心破译”结果你们还是来救我???最后一个人都没走!?大哥,重情义不是这么重情义的,有这个时间本来可以三出,结果你们两次在我面前被震慑???这就有点让我想骂人了。再也不和陌生人无语音打佣兵团了,再您妈的见。

是今天的约黑酱!!最后两p有白黑想向,注意避雷。
黑真好吸(。

立个flag,如果单抽出弹簧手或暗鲨或大触,点梗三辆车,仅限杰佣,不打tag了。

是黑白无常!!(貌似只有黑出场)
p1~p5有约黑成分
p6~p7是黑无常淑女翻窗(不)
p8是昨天看一个太太画的旗袍黑然后按捺不住罪恶的双手于是我也(住口)

这里吃约黑和白黑,all黑也吃,目前不吃白无常的其他cp,友情向ok,以上。

千柠薄荷苏打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杰佣】机皇佣兵,在线蛇皮(1)

*原著向

*文风智障注意

*魔系白纹杰×机皇刺客佣  大猪蹄子原皮杰×萌新原皮佣

 

00.

不要以为每个佣兵都是人皇,当你看到他一局修了四台机你就知道自己错了。

 

01.

刺客不是个普通的佣兵,他总是执着于修机,很少像隔壁慈善家那样皮断腿。开局直奔电机,队友上椅子后不解完手头的机子是绝对不会去救人的。

 

是的,刺客有战争后遗症,他十分厌恶电机夸张的噪音,那会让他想起战场上的硝烟与枪弹,这种声音起初会让他很不安,但强大的适应性竟然让他克服了恐惧,慢慢的也就习惯了。刺客知道自己总不能跟屠夫一直耗下去,修电机是比牵制屠夫更重要的事,他实在不愿再经历一次遛鬼十分钟,电机一个没开这种破事了。

为了让自己好受点,他尽量不去在意电机刺耳的声音,并尽快在心跳变得急促之前修完一台机,然后赶紧去找下一台。

 

由此可见,一人修四台,从不炸机坑队友的刺客并不是一个很皮的人。

 

“是的,他皮起来不是人。”一号受害者厂长是这样说的。我们可敬的老父亲里奥向来是个尽职尽责的监管者,开局就到处抓人,然后用他的脆脆鲨把那些幸运的小朋友一个个送上椅子。那天值班的时候,里奥一上场就看到不远处有个椅子被拆掉爆点了,可把他乐坏了,这不是他的宝贝女儿吗?里奥甚至没看清楚就直接追了上去,父爱蒙蔽了他的双眼,然后看到了刚刚拆完椅子的刺客,吓得连脆脆鲨都掉了。是的,刺客徒手拆的。里奥只愣了一秒便愤愤地追了上去。那天,他还是个善良的老实人,以为刺客不会像慈善家一样天天用手电筒照亮你的美。当他被遛了五台机的时候,里奥才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并迫切想要锤死十分钟前的自己。他抬头看了看这次的求生者,海伦娜,特雷西和玛尔塔,怪不得奈布不修机。

 

“他当着我的面修机,还带球撞人。”二号受害者qio克表示自己永远忘不了那个悲伤的日子,他看到一台机子边上有个求生者在摸机,周围一个无敌点都没有,而那个求生者像听不到心跳声一样,看都没看一眼离他越来越近的裘克。裘克心想这怕不是个傻子,正要出刀时,电机修好了,他也晕了。裘克昏过去前最后看到的是抱着橄榄球的刺客。没错,那局他被遛到见不着其他人类,存在感一格没动,连技能都没开。

 

三号受害者白纹大触jio克是个魔系屠夫,天天拿玫瑰手杖和拜访欺骗小姑娘的感情,最后一秒总会换成触手披风,导致每个恋爱少女现在一见到他就恨不得当场去世。那天他好不容易带上了玫瑰手杖,非常绅士地把小姐姐们送上椅子,甚至还一刀斩了刺客,别提有多开心,心情一好就把刺客抱到地窖   旁边的椅子上,转了两三圈,鞭尸四五次,一边哼着四小天鹅一边看着佣兵上天。

“游戏可以输,人皇必须死。”正是因为有如此坚定的信念,他才能次次最佳演绎。然后杰克知道自己错了,鞭尸刺客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被遛到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一板子砸烂狗头,大门两开躺地嘲讽,甚至还要承受他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满分垃圾话,也是只有真正的大猪蹄子才有这种待遇了。现在杰克两眼放空,只能天天盼着刺客修机子。

 

“我甚至不敢在他上场时带失常。”四号受害者班恩抹了一把辛酸泪:“相信我,他是真的在把你当狗遛,我怀疑这机子在他眼中比队友重要。”作为唯一一个踹过刺客机子的人,杰克对班恩的遭遇深感同情。

 

“那天我值班,同样是被他遛,别的人类都走了。”五号受害者蜘蛛叹了口气:“两个大门都是他开的,然后他在那儿跳舞……他明明知道我带的是传送!”监管者们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六号受害者红蝶小姐一向被众多求生者畏惧,刺客是第一个敢遛她的人。是的,他说蜘蛛遛着没难度。

 

后来没有一个屠夫敢在这局有刺客的情况下带失常。

 

 

02.

奈布穿越的时候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哪里不对劲,他一边想着今天是哪个狗屎运儿值班,一边奔向离他最近的一个箱子。摸出的是橄榄球,运气不错。奈布换下了自己的护腕,然后跑去修机子。

事实上奈布不怎么会用护腕,因为他总会不小心碰到墙。

今天的地图是红教堂,奈布并不熟悉这里的地形,便只能通过电机天线上的光亮来辨别方向,他修好一台,马上前往下一台的位置。开局已经五分钟了,电机居然有四台没修。奈布疑心这局的屠夫怕不是红蝶或者瓦尔莱塔,这两位女士在其他求生者眼中往往比其他屠夫可怕得多。当然,奈布从没畏惧过任何一个监管者,就怕这屠夫带的是失常,踹了他的机子。

 

第二台机刚修完一半,奈布便觉得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剧烈,医生已经上椅子,园丁倒地,玛尔塔残血,已经开起了残奥会。在了解监管者的套路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电机还剩下三台,看来有点不好对付。奈布在监管者的红光照过来之前绕到墙后蹲下,思索自己是不是该先救队友,结果第一眼看到那个屠夫踹了他的机子。啊,是杰克,原皮的,没有玫瑰手杖,也没带触手披风,所以艾米丽你们是怎么被这个大猪蹄子打倒的???

 

甘霖娘听见没?甘霖娘。奈布发誓自己这局一定要遛他十台机,对,十台。奈布的刺客披风十分张扬,他也不打算再躲下去,准备用个橄榄球直接撞上去,然而他还没动手,就看到有个求生者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是玛尔塔吗?不,是奈布·萨贝达。

 

 

 

03.

奈布觉得自己一生的运气怕是在今天都用光了。比如说首次开箱摸到的不是厕纸,比如杰克那个大猪蹄子今天终于不知好歹地带了失常,还当着他的面踹他机子,比如说老眼昏花看到了另一个自己,而且在残血状态下啥都没带就遛屠夫,真有勇气……不对,他好像只是单纯在逃跑。

奈布不管这么多了,直接把那人抓了过来死死捂住他的嘴,直到心跳声消失才松开手。

[奈布]穿的是自己以前那件无袖的军绿色帽衫,他看起来很不好,一直在喘气,看到奈布的时候也愣了一下。奈布没打算解释那么多,虽然他也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接受能力比别人强得多,快速地为[奈布]包扎了伤口,然后把橄榄球分给了他,并脱下了自己的刺客披风。

“脱。”“???”[奈布]怔怔地看着他,啥都说不出来,只好乖乖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开机子去,穿上这个,遇上那个大猪蹄子就拿橄榄球撞他,别的一会儿再跟你解释。”奈布穿上帽衫,跑回去拿回了自己的护腕。

 

“那你怎么办?”一直没开口的[奈布]一边翻到墙那头,一边看着另一个自己。

 

“我?”奈布狠狠地咬咬牙,“我去遛到他一辈子不敢带失常。”

 

 

 

TBC

是的,失踪人口回归,我又开新坑了(ntm

然后发现自己不会写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