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星star🌟__恒星骑士团

圈名幻星,真的是画手
专注冷cp一万年
主雷安,瑞嘉,其余全员向
凹凸是我唯一一个站不稳cp的番x
绑定画手:@明十七
扩列:QQ2062125699
低产咸鱼,请谨慎关注

【雷安】帮我老爹把父亲追回来的一百种方法(5)

*摸摸自己的良心决定来更这篇x
*我多久没更过这篇了?不不不不要告诉我我不想听(疯狂摇头
*此篇为第三人称注意
——————————————————
16
雷桉觉得很热。
这会儿还只是下午两点钟,正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反应过来才发现他现在抵着接近四十度的室外温跟安蕾站在太阳底下暴晒,光看着安蕾头上跟水一样滴下来的汗珠就觉得热。有一瞬间雷桉觉得自己真不是人。

雷桉考虑了0.5秒,然后深吸一口气,努力把自己面瘫得不行的一张臭脸硬生生地扯出一个微笑。他想了想以前在哪个地方看到过的小文章,开了口:“呐,安蕾...可以这样直接叫你的名字吗?啊...我是说,这里太热了,你可能会晒伤的,要不然我们照顾凉快点的地方坐坐,顺便喝点东西?”




靠。

话说出口的那一刹那,雷桉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差点直接咬掉自己的舌头。不为什么,就因为这话讲得实在是太尬了,他自己听着都觉得羞耻,也不知道他是从哪找来的这种说话语调,嗯...一定是被刚刚那个白毛的家伙影响到的,一定是!

雷桉现在也是很紧张的,毕竟自己说的话不管怎么听都觉得不正常——现在哪里还有人这么说话啊,撩妹也要选个好点的方式吧。

语言贫瘠啊,我对不起自己死得早的语文老师。
正当雷桉准备好被拒绝的时候,安蕾突然冲上去拉住了他的手,她笑得特别开心,眼睛里像是有了小星星一样闪亮:“好呀好呀!雷桉先生真是一位温柔的人呢!像个绅士一样,如果您是位骑士的话一定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你吧?就像我爸爸一样!”

...啊。
雷桉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咽了一口唾沫,并没有接话,只是看着安蕾那双紫色的双眸。
空气很闷,吹的风都变成了扑面而来的热浪,汗珠大滴大滴的顺着额头流下,雷桉白色的衬衫都湿透了。

他挺喜欢这位骑士小姐的,虽然这人的确有些神经大条来着,但这称呼未免也客气过头了吧?这弄得他太不好意思了,那些贵族的大小姐跟他讲话时都没有这么客气过——好吧,她们的高傲不算数。


这女孩的笑容没有一丝虚假,至少在雷桉看来是这样的,就像个小太阳一样,本来不喜欢和别人有过多接触的他都没有对安蕾一直拉着他的手感到排斥。
就是总觉得...这女孩哪里怪怪的?




“那个...雷桉先生?雷桉先生?”
“唔...啊!抱歉抱歉我刚刚走神了”听到安蕾这么一喊,雷桉才回过神来,他很慌张地抽出了自己的手,一边尴尬地笑着摆摆手一边放出早就编好了的说词来敷衍。












雷桉心情复杂地喝着汽水,也不知道这是他今天第几次心塞了,在金格和凯柠走掉之后他就一直有一种蜜汁尴尬的感觉,不管是面对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还是明天就要开始找寻的要被他称作是父亲的人。


不一样。

雷桉咬着吸管这样想道。他们的确不一样,一个是自己的陌生人,一个是自己的生父,本来安蕾对他来说也只是个路人而已,就像前几天在玳瑁星见过的艾比小姐一样,即使可以聊得很开,他们也不可能再有任何交集。雷桉迟早是要离开的,他必须要找到那个未曾谋面的父亲,就算那只是给自家烦人的老爹交差。
我十几岁,我好累。
雷桉突然有些厌烦了,虽说这么说实在过分,但这一切来得都太快了,他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雷狮甚至连个理由都没有给他就把他给打发走了。
雷桉突然觉得雷狮太随性了,这么多年了也不见他出去找过,虽然他一直都在提起安迷修的名字,但为什么非要派三个小孩子出去找啊,派一支军队也比几个初中生靠谱对吧?

貌似还有个姐姐呢......雷桉握紧了拳头,就差没锤下去了。

找人?找你个锤锤哦!

就在雷桉演绎着自己丰富的脑内小剧场时,安蕾已经站在他身边半天了,直到扯住他的衣角雷桉才有所察觉。

“雷桉先生想去别处转转吗?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超好玩哦!”安蕾很开心地笑着,有那么一瞬间雷桉觉得自己在约会。本来雷桉是想快点去跟凯柠他们会和的,都是面前这妹子的热情和这笑容让他完全拒绝不了啊。
“呃...嗯!好啊!”雷桉勉强地笑了笑,任着安蕾牵他的手。他低了低头,眼前人的笑容依旧很灿烂,但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

啊,对了。这双眼睛。就是这双眼睛,有种他看不透的东西藏在里面,甚至让他有些恐惧。






雷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只能保持这种僵硬的姿势,场面可以说是十分尴尬了。


为什么这张脸,这双眼睛都这么像自家那个倒霉老爹呢?






******
安迷修很心塞,没错,很心塞,前几天他的宝贝女儿提起说要自己一个人出去闯荡的时候,他差点把水喷了出来,不是觉得女大不中留,但是这孩子的性格怎么越来越像那个恶党了啊?明明自己的教育方式完全ok啊。
真正心塞的不是这里,关键问题是自家儿子貌似找过来了,他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终于确认了,那孩子跟自己长得的确是太像了。
安迷修心里苦,可安迷修不想说。

安迷修只有一个愿望,就是看着自己女儿长大成人,把她托付给一个可靠的人之后再养老,这个过程中还要一直坚守自己的骑士道。
嗯,伟大的理想。
安迷修是这么觉得的。
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刚参加凹凸大赛的毛头小子了,虽说信仰是不会变的,但骑士道也仅是偶尔提起而不会一直挂在嘴边了。居然都这么多年了啊。有的时候他也会这么感叹。当年在凹凸大赛最后他们一起讨伐创世神挑战七神使的事情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凹凸大赛末尾的那天,他们半夜闲着没事就跑出来看星星,雷狮还嘲笑过他不懂水。
他们一句话都没讲,就干坐在那儿,在外人看来活脱脱两个傻逼。





“安迷修......你可别就这么死了啊,我懒得给你的坟头除草。”
“别给自己加戏了,可快闭嘴吧。”
依旧是这种对话,安迷修也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可聊的,指不定明天都活不过明天呢。

安迷修记得雷狮后来是说了些什么的,然后他们就打了一架,两人点到即止,身上只留下些皮外伤。
他们躺在草坪上大喘气,夜空中明明没有一颗星星。雷狮骂了安迷修傻逼,安迷修也毫不客气地回了嘴,就像他们往常那样,没有丝毫变化。


“安迷修,要不这样吧,反正咱俩都在一起了,要是这破比赛结束后我们都还活着,我回雷王星当国王,你跟我回去当王妃,我觉得完全ojbk”雷狮一边对安迷修比了中指一边这么说。
“我觉得完全不行。”




可雷狮说对了,最后他们都活下来了,创世神死了,原七神使也只留下了秋,时间交给新的神使来管理,金就是其中一位。





当年发生的一切,到现在都还很不可思议。
他记得一切,记得最后大家的告别,记得他和海盗团回雷王星的时候在飞船上跟雷狮打的那一架,可就是不记得那天晚上雷狮中间说的那句话。







安迷修想了想,觉得还是等安蕾回来了再跟她聊聊吧,自己的女儿应该是个正义善良的小公主,而不是跟那个恶党一样恶劣。
——————————————————

*我快两个月没更这篇了然后突然良心发现(???)
*不会有人来打我...吧?(等等你这人)
*我的坑越来越大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填了(ntm)
*说好不坑,就一定不会坑(歪妖妖灵吗)

安蕾,雷总脸,雷总性格(隐形),雷总作风
雷桉,安哥脸,苦逼吐槽役,除了脸之外没有一点像他两个爹(真的是亲生的)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