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星star🌟__恒星骑士团

圈名幻星,真的是画手
专注冷cp一万年
主雷安,瑞嘉,其余全员向
凹凸是我唯一一个站不稳cp的番x
绑定画手:@明十七
扩列:QQ2062125699
低产咸鱼,请谨慎关注

【雷安】每天都在跟对面太太互怼(5)

*当初写着个是干啥子来着?x
*不记得剧情走向了所以可能是瞎几把乱写(不
*我为什么不好好画画选择自己给自己挖坑然后把自己埋了呢?鬼知道。

————————————
15
安迷修一脸平静地放下了手机,然后去厨房找了杯水喝。他喝得很急,水流了下去,干涩得几乎生烟的喉咙在一瞬间甚至觉得被刺激到了,小部分水没来得及咽下去,从嘴边流出来,打湿了他的衣领及胸前的衣服。不过没关系,本来那衬衫也有些脏了。

安迷修现在什么都不愿想,他大脑一片空白,草草地抹去了嘴边的水,连换件衣服都没有考虑到。
要知道,这个信奉着骑士道的家伙甚至没有让自己的白衬衫沾上过一点点的污浊。




准确来说就是洁癖。



16
在刚看到雷狮发来的短信的时候,安迷修只当这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没有过多的理睬,毕竟他们俩平常就是这样,打打闹闹斗斗嘴,然后互相催对方的稿子,这样平淡如水的生活并没有多么无趣,他反而喜欢这样,保持现状直到大学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特别好了。
可有些时候并非一切都是一帆风顺,比如现在。
安迷修叹了口气,然后重新拿起手机,拨下了自己最熟悉的那个号码,听着老套的铃声等待回复。

“雷狮你当真吗?”安迷修轻轻咬着自己的下唇,十几岁的人了什么风浪没见过?可他现在的确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那你很棒棒,为你鼓鼓掌。”然后,安迷修一脸面瘫地挂掉了电话,整个人散发出一股牛逼哄哄的气质,和之前那种样子完全不一样。







17
社会你安哥,人狠话不多。






对啊,他已经是十几岁的高中生了,的确见过不少的大风大浪,中二少年们拯救世界的时候,他这个年龄的老人只想用心学习用脚画画,偶尔喝喝茶,没事就去公园里打打太极拳(。)
他以为,自己能安稳过日子,可他的人生计划里并不包括和雷狮一起在下次漫展上穿着洛丽塔跳猫耳开关。




“你认真的吗。”
“你当我是在开玩笑?”
“你就这么答应凯莉小姐了?!”
“屁,你情愿去跳舞还是情愿把我们个人信息在几万人面前公开处刑啊?”
“我......”








我情愿死亡。
18







安迷修是个真男人,十九岁,身高179,虽说比雷狮还差了点但真的不算矮,你看,他这不是能俯视嘉德罗斯吗?
男人,十九岁,179。
他不是什么女装大佬,不论是对于洛丽塔还是猫耳开关,他都真的做不来。

废话,两个平均身高接近183的男人跳猫耳开关,就算长得可爱,真有人会买账吗?

会呀。

19
“安迷修你看看人家雷狮,别人都答应了你为什么不行?”
这不是你强迫的吗。

安迷修一脸僵硬地应付了凯莉,然后回到了教室开始思考人生。

一个是穿洛丽塔跳猫耳开关,还要标注圈名,一个是把自己生活里的事在几万fo面前公开处刑,不管是哪一个,都不行吧?
这个学妹什么时候这么损了......

安迷修不在意自己躺了这趟浑水,他只是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认识雷狮,为什么会跟雷狮面基,为什么会被坑,为什么现在放弃了学习开始瞎几把思考人生。




胡乱分析。




盲目分析。




没有结论。




淦。
我十九岁,我好累。






20
老实人,孤立他。
这位十九岁的懵懂少年终于在漫展当天明白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为什么雷狮没穿啊!”
安迷修穿着找凯莉借来的小裙子,嘴上没有mmp,但是心里mmp。看到雷狮和凯莉都是一身正常衣服的时候,他只有呵呵。
“他有穿啊,这不一身童装吗,喏,底下的确小裙子啊。”
“... ...”
要不是看在自己把柄还在凯莉手上,他雷大爷早就把这女人赶走了。
“... ...”
你家小裙子跟小短裤似的哦。
安迷修突然想起来自己刚入坑那会儿画了自己喜欢的cp的幼化,穿的大概就是这样的衣服,当初貌似还有个姑娘真的看成了小裙子来着......






等等为什么我会想这个,现在关心的问题不应该是羞耻play吗。





我,安迷修,十九岁,累。





21
安迷修觉得,各种意义上雷狮是个神奇的男人,因为只要一遇上这人,他基本就忘记了自己的骑士道。






“我,雷狮,打钱。”
“......打错了,这里不是讨债的。”
“买裙子。”
“......出门右拐市医院谢谢,三楼脑科。”
“我认真的。”
“我也认真的。”
“我......”
“没有freestyle,也不听骚话。”
“没事,咱们来讲相声。”
“我......”





两天前,雷狮给安迷修打来那通电话的时候,安迷修考虑了一下他今天就要掀了雷狮家大门的三个理由。
第一,不和傻子玩了。
第二,自己大概会气死。
第三,补充第一点,他从来没跟雷狮玩过。
第四,补充第三点和第二点,自己没被气死是因为自己那颗热爱学习的心。雷狮是谁?我不认得。

三个主要思想,没毛病。第四点打哪儿来的?爱哪儿来的哪儿来的。





这大概是他和雷狮进行过的最文明的一次对话了,没有脏话,没有骂街,没有素质n连,可以说是非常和气了,可自己就是想顺着电话线把雷狮扯过来摁着打。

在学校实在不好动手,外面总行了吧。

说真的,安迷修的父母一直都教导他要做一个有礼的人,所以就算真的很生气,说过的脏话也是一直手都数的过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在周敦颐的棺材板和牛顿的棺材板一起升天之前,安迷修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








“妈卖批,听到没,妈卖批。”
“安迷修你没有骑士道。”
“骑士道没有规定过不能说脏话谢谢,你还是跟你手下那些恶dang安分点吧。”

也许是因为家教的原因,雷狮也是一个有教养的人,平时跟安迷修互怼的时候也没怎么骂过脏话,只是拐弯抹角说几句比脏话还难入耳的词句,偶尔才骂一两句。

海盗法则?骑士道?不存在的。







22
话是这么讲没错,但安迷修不会真去掀了雷狮家大门,他只是想在下次逮着雷狮迟到的时候多来几篇检讨。
车?没有。他敢写我就敢吧这玩意儿给丹尼尔主任看。
永别了,雷狮,去老师办公室喝茶去吧。
TBC







———————————————————
*我,幻星,更了。
*最近忙,手书还在腿进度,更新慢了。其实这篇九月初就写完了开头然而我将近一个月才写完x
*说着要中考,其实在白嫖x
*文都不会坑的,只是真的会很慢了。
*每天都想开新坑x然后想想觉得算了x
*填完一个坑,再开一个坑√(住手)

评论(1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