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燎原_绝赞掉粉中

圈名幻星,真的是画手
lof请随便日(啥)
专注冷cp一万年
主雷安,瑞嘉,all安,其余全员向
凹凸是我唯一一个站不稳cp的番x
绑定画手:@明十七
扩列:QQ2062125699
低产咸鱼,慎fo

【雷安】帮我老爹把父亲追回来的一百种方法(1)

*生子设定有,注意避雷
*原著+微量架空,大概有王骑
*几乎没有啥剧情(划掉)
*非性转
*cp雷安,(几乎没有的)金瑞,凯柠(真的没什么戏份)
*人都是七创爸爸的ooc都是我的
*名字都是自己瞎取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如果可以接受,ready?

————————

01

雷桉觉得自己这日子算是到头了。

他今年十四了,刚上初三就感受到自己真是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了,隔壁刚升初二的已经能1v5了,而他初二的时候还在玩泥巴,甚至根本不敢跟初三的正面怼。

事实证明,搞事这种事儿,还是比较适合初一扛把子和初二大佬们,而他,安心读书应付升学就够了,再不济养老都行,总之,雷桉发誓自己觉得不会再像中二期的自己一样成天只想着搞出什么大新闻。

他吉良雷桉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可有些事情还真不是他能决定的,比如说他那个根本没什么毛线用的皇子身份。


雷桉是个皇子,可他拒绝自己这种只会让他心塞的身份,看着他爹雷狮坐在那个王位上对着大臣们发号施令的时候,他感受到的不是满满的威严,而是满满的心塞。

别的什么他不管,他只知道他爹没那么正经。

总体来说,雷狮是那种不算明君但也不昏庸的国王,干好自己该解决的事,多出来的不必要的东西都是看心情去处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雷桉觉得自己现在这种不会过于被皇子身份束缚的生活,就,很好,少搞点事情多读点书,年轻人不要总想搞个什么大新闻。



可这么过了不久后雷桉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是打哪儿来的啊?

嗯...

是啊,别的孩子都是爹妈养的,可他迄今为止还真没见过他妈呢,就,很迷。

然后雷桉开始思考男人单性繁殖的可能性有多大,一番胡乱分析之后他得出结论:

我荒废了大半天到底在想什么啊。

雷狮:这就是你没写作业的理由?


雷桉还记得,他小时候雷狮跟他讲过他亲娘的事儿,说是个棕发绿眼的美人,和他有过一段凄美的爱情,听到这句话,当时雷桉就流下了泪水。





爹,咱怎么能骗人呢?那个姑娘看得上你啊?








当然,这句话他是不敢当着他爹的面讲的,他相当珍惜自己的生命,心中有着参天b数。


雷桉确实没信,因为别的大臣们从来没有跟他讲过雷王星的王妃的事儿,有几个侍女好像是知道些什么,但她们都闭口不谈,虽然雷桉拐弯抹角地问过,可得到的回答压榨不出半点可用的信息,所以最后他还是放弃了。


绿眼睛啊......

雷桉眨眨眼睛,突然才想起来自己的眼睛也是绿色的,虽然这么说很自恋,但每回他照镜子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像他老爹那样,比起深邃的紫色,那颜色要清澈很多。总之,说他妈是美人,大概还是可以相信的。


行吧他就是自恋而已。




到目前为止除了他爹的一大堆吹牛逼似的鬼都不信的话之外,雷桉知道他亲娘的名字叫安迷修。

没有信息量,就这个说隔壁x甲勇士里面那个是他妈你们信不信啊?不信也得给朕信。

......

等等,爹,你姓雷对不,我妈姓安对不,合着我的名字就这么来的!?这也太随便了吧!你是不是翻完了字典才好心给我加个木字旁啊?


雷桉觉着自己一生放荡不羁却从来没有这样傻逼过,当时也就脑子一热根本没管那么多,这句话直接脱口而出,后来结果可想而知,他被他亲爹用雷神之锤教做人了,淦。

大锤八十,小锤四十,雷神之锤一百二,我心中有b数,真的,嗯。

雷桉好不容易才捋顺了自己被一道落雷劈得炸飞的毛。




02

说起朋友,同班的就两个,可瑞克跟凯撒。现在想想,雷桉觉得自己可能真是充话费送的,你看看金给他儿子取的名,凯莉给她儿子取的名,再看看...啊......

雷桉觉得很扎心,不过他还是很谢谢他爹没给他取雷大柱或者雷正义这种名取这种名。如果他死了,那一定是尴尬死的。





03

对雷桉来说,雷狮说的很多话,他一个字都不信。

他爹是个国王。

雷桉一直是对他的身份表示怀疑的。直到满了10岁他才相信他爹不是在唬人。

笑话,他爹这种性格真的治得好国家?被惹恼了就黑半边脸笑得特狂气,搞得大臣们抖都不管抖一下,小姑娘看了没几个不心动的。

如果忽略他手上噼里啪啦还自带声效的雷神之锤的话。

但事实证明雷桉还是太年轻,只要他雷爹一日不死,他终究还是太子。

没错是的雷狮的确可以,虽然平时真的啥事儿不搞但一旦认真起来一天能做完三天的工作,那种气场忒吓人,看到都不敢看,这大概就是神仙批公文吧。



所以,爹你上点儿心吧不要再把报告交给我写了你才是国王啊QAQ

雷桉觉得心很累,这个14岁的孩子为什么要承受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帅气和成熟稳重。


雷某表示他弟13岁就帮他造飞船了雷桉这点程度算个【此处消音处理】



小时候,亲爹一直是把他和亲妈的爱情故事给雷桉当睡前故事的,雷桉以为他长大之后就不会有这种精神污染了,遗憾的是他错了。

“爹啊,现在吃饭呢,你等会儿讲行不。”

不,雷桉当然没有把这句话吼出来,第一拘于皇家礼节,第二他珍惜自己的生命,不想和雷神之锤再来一次亲密接触了,真的。

爹啊我ballball你了不要再强奸我的大脑了。




04

“父亲,我有一个问题。”一次吃饭的时候,还没等雷狮开口,雷桉就先扯出了话题。

“哦,说。”我爹坐在我对面,看都没看我一眼。

“您这么爱我的母亲,为何不把她接过来呢?”



说这句话之前,雷桉是考虑了好几个星期的,从他爹的表现来看,安迷修是还活着的,不在这儿可能是跟他闹了别扭之类的,要不就是他爹把她气跑了。不过这也只是预测之中最好的情况了,从大臣和侍女们的表现来看的话,他亲娘到底什么情况,还真有点悬。

雷桉斟酌过,他稍微考虑了一下,但这一下就是一晚上,他先是用这个晚上拟定了无数种可能存在的情况之后,再用了几个

星期完善,看着一张张写得满满的纸,他都几乎搞不懂自己在想什么。

是,雷桉会这么做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对于他从未谋面的那个把他带到世界上的人,他想自己是没有一点感情的,好奇这种东西,有了一点点苗头就砍不掉了。




雷桉的结论是:安迷修还活着,或者他已经死了。听起来就像是废话。

他听过那些大臣们的说法:国王陛下从来没有娶过王妃。侍女们也是这么说的,她们的语气很平淡,就像是在一边收拾房间一边在谈论晚饭有什么一样。







这就有点可怕了。雷桉觉得自己14岁的内心收到了冲击,一大堆槽想吐但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吐起。





之前有一位大臣悄悄地把雷桉拉到一个角落,脸色很是无奈。

“皇子殿下,”那位和蔼的老人低声说到,“国王陛下的确没有娶过王妃,我们也没见过陛下和哪位女子走得很近,但是......”他皱皱眉头,脸上的皱纹都要堆到一起了,他慌张地望望四周,确定这里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叹了口气,继续说道:“15年前宇宙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连那位骑士长都......唉......具体是什么,我也不能说,那段时间国王陛下一直很繁忙,连公文都是交给卡米尔大人,四个多月之后才回来雷王星。

那个时候陛下是抱着您回来的,我们不知道您是哪里来的。陛下说您就是雷王星的皇子,猜忌您身份的人的身前都被雷神之锤留下了一个窟窿。

我们不好反驳,也没人敢反对,就这样接受了。皇子殿下,劳烦您不要将今天的事说出去,我只是...”

对,雷桉当然不会说出去,他作了保证之后就离开了,依旧是满满的心塞,照这个情况来看说他是私生子都有可能,而他爹貌似也没给过任何解释,就,很迷。


啊...雷桉突然感觉安迷修这名字很耳熟,好像很久之前就听过了,可他那金鱼记忆力估计连两天前干了啥都记不得了,怎么可能去用心记一个人的名字啊?哎真是。


据可瑞克和凯撒那俩熊孩子说,他们爹妈都是认识的,于是雷桉最后决定不要面子朝可瑞克他俩爹金和格瑞打听了一下。

的确,他是他爹亲生的,也确实有安迷修这个人,至于安迷修和他爹到底有没有怎么样嘛...啊...雷桉至今忘不了金给他的答复:


“唉唉唉安哥居然会和雷狮在一起吗!?”





行吧是我错了,我不问了还不行吗。

有那么一瞬间雷桉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假人,又开始思考单性繁殖的可能性有多大。


等等...金大人喊安迷修什么来着?







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考虑了这么多之后他还是决定找当事人——自己亲爹问问。









雷狮摸了摸下巴,终于望了雷桉一眼。

“嘛,其实我们之间还有些事儿没理清,本来很快就完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然后接着跟雷桉吹他妈。

行了行了我不想再受那种精神污染了爹我吃饱了您慢用。


雷桉本想用一种连凯莉的星月刃都追不上的速度狂奔而去时,可他爹只吹了声口哨就让他怂了。

雷狮很有节奏地敲着桌子,不紧不慢地跟他说:




“要不,你帮我把他弄回来?”

雷桉只觉得背后一凉,甚至有点想拒绝。

——————

TBC

*一整篇讲完了连个主线剧情都没摸着,sad,下章搞事三人组去找安哥

*重写了,这篇基本是补设定,所以下章会长点,大概234的剧情一起写。

觉得自己写的东西真是越来越差了。

评论(17)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