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燎原_绝赞掉粉中

圈名幻星,真的是画手
lof请随便日(啥)
专注冷cp一万年
主雷安,瑞嘉,all安,其余全员向
凹凸是我唯一一个站不稳cp的番x
绑定画手:@明十七
扩列:QQ2062125699
低产咸鱼,慎fo

【雷安】帮我老爹把父亲追回来的一百种方法(2)

*发现自己圆不了怎么生子了,补个(根本没啥卵用的)ABO设定(ntm

*cp雷安,(几乎没有的)金瑞,凯柠

*本篇主要是三个熊孩子被自己爹妈卖了的故事(什么

*原著背景,凹凸大赛结束后,微量架空,皇骑有

————————————

05

雷桉站在一艘可以说是非常豪华的宇宙飞船前,看看身边和自己一样一脸懵逼的凯撒和可瑞克,一边感慨自己老爹真是有钱,一边想着该怎么回到两个小时前掐死那个嘴贱的自己。

(两个小时前)

“要不,你帮我把他弄回来?”

雷桉只觉得背后一凉。

爹啊!你能不能别把疑问句硬生生地掰成陈述句啊!你这语气很危险啊!

虽然雷狮没有强制命令雷桉这么做,但这位未成年面对成年人的压力现在怂得动都不敢动,只能答应他去帮他找老婆了。

“爹,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一个人去真的合适吗?宇宙这么大,我找到死说不定都找不到......”雷桉故作镇定地对他爹疯狂暗示。

对,死都要拖几个人下水。

雷狮深沉地思考了0.4秒,然后打了个响指:“好,我决定了,给你找几个伴,开心不?”

woc?居然这么爽快!我当然开心咯?!

没等雷桉回答,他就开始打电话了。

说实在的,几个人去都无所谓,只不过雷桉在雷王星呆的太久了,连别的星球都没去过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雷狮对她没怎么关心过但也处处管着。

几分钟后,雷狮拍拍他的肩膀说:“人手很快就到了。”还丢给他一张宇宙通用银行卡,跟他讲里面的钱随便花。

......

......

......

对哦,我爹很壕来着,万恶的资本主义,我懂。

雷桉一脸凌然正气地把卡揣自己兜里了,就差没当着他爹的面向他保证绝不多拿一点点。

不说了,雷桉珍惜自己的生命,这句话当然是不敢外放的。

他此刻虽外表冷漠,内心却是很放荡,啊不,是荡漾的。到底是什么一种心情呢?大概就是小学的时候老师跟你们说明天去春游一样,不上课不写作业还能疯玩儿,多好。当然,雷桉想的不是这种小孩子才会想的事儿,现在关键问题还是要找到他妈,问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她和雷狮亲生的。

本来内心很荡漾但接下来的一幕大概是狠狠地扇了他几个大嘴巴子。

06

“爹。”

“嗯?”

“这啥子情况?”

雷面部抽搐地望着被金和凯莉领过来的可瑞克和凯撒,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别了吧.爹.....这...他们...他们一定是来串门的!!一定是!!

“你说他们?不就是你要的人手喽。”

......淦。

镜头转回来,雷桉面前的这俩熊孩子也是一脸懵逼,可瑞克还小声地问他有啥事儿。

呵。雷桉冷笑一声,觉得这俩孩子还是图样。

能有啥子事儿哟,咱哥几个今天是摊上大事儿了。

就论坑人这点来讲,雷桉怎么样都拼不过雷狮。只要他爹一日不死,他终究还是太子。道理他都懂,可是派三个小孩子去宇宙里找人还不给向导这种操作还是太骚了,雷桉完全看不懂。

别了吧爹,您就不能让我沉迷学习吗?我数学作业还有两页没动,你让我把那个磨人的小妖精晾在那儿,我很jb难受啊。

我的内心是深爱着二次函数和相似三角形啊。

雷桉觉得现在脑子很乱,连思路都有点摸不着了,他实在是无法理解雷狮的做法。

三个14岁的孩子,一艘飞船,让他们去宇宙里找人,不给向导,不给指示,派个军队都比他们合适,真的,平时乱来没什么大问题,但现在来讲这玩笑可真是开不得。

雷桉好久才回过神来,他回头看了看,只剩下可瑞克和凯撒在窃窃私语——雷狮连句话都没说就走了。

......切。雷桉咬了咬牙,踢飞了脚边的一颗石子。

【为什么从小就一直是这样。】

08

雷桉他们三个六目相望,怎么办啊?

现在这种情况,比看漫画还扯,拯救世界这种任务,都是给初二热血少年和高中社会人士来扛的,他们这种初三的老人实在做不了,认真学习才是正道啊。

我永远喜欢《出师表》.jpg

“我回家打游戏行吗。”凯撒在扔掉了他来这儿之后的第五根棒棒糖棒子之后一脸嫌弃地看了雷桉一眼,完全置身于事外。

“可以啊,”雷桉很平静地说道:“只要你不介意接受来自星月刃的爱的话。”

“......”你狠。

在一番冷静分析热静分析化学分析物理分析和胡乱分析之后,雷桉他们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果然还是去找安迷修比较好,找不回来也得找。

醒醒吧,直接回去这种行为纯属找揍啊,他还没准备好被雷神之锤放大招摁在地上摩擦呢。

记得卡米尔说过:在危难关头,智者懂得用最快的方法解决问题,而不是坐以待毙。

雷桉现在只想给这位大佬鼓掌,膝盖今天真是被刺得生疼。

“雷桉。”可瑞克突然转过头来。

“啥事儿啊?”

“你说,”他停顿了一下,稍微有些为难地讲道,“我们找到...就是,安迷修之后,她真的会跟我们回来吗?”

旁边的凯撒也皱着眉头这么说:“对啊,你就没想过你妈离开的原因吗?而且你爸要我们找回她,但别说找回来了,找不找得到都是个问题。”

啊......

雷桉当然是有认真考虑过的,他比谁想得都清楚,无论是找不找得到也好还是其他的什么,自己的身世和安迷修的关系,他真的很想知道,所以雷狮让他去找,他也乐意去找——虽然指的不是现在这种找法。

雷桉觉得自己真是喜欢胡思乱想,国王没有娶过王妃,自己也出现得不明不白,还有那位仅被提及貌似已经死了的前任骑士长,他现在觉得这些东西都在疯狂地提醒他:看啊,你不过是个身世不明的人,你这个挂名的皇子,你这个......

雷桉突然有些释怀了,他恨不得立马找到安迷修,找到他的母亲,然后问清楚自己的来历。但他现在只是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可瑞克便以为他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唉,算了,逼你想出个法子也没用啊,我们还是先赌一把吧。”可瑞克先打开了飞船的门,走了进去,凯撒也跟上了,反倒是雷桉愣住了,他看着大开的舱门,看着那些薄荷绿的管线,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忘了些什么。

09

“我爹果然土豪啊。”雷桉面对飞船里面的精良设备喃喃自语。他没出过雷王星,自然是没进过宇宙飞船的,平时也就眼巴巴地盯着飞船外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被允许去往别的星球,可雷狮从来都没有同意过。不过这已经挺好了,毕竟自己十岁以前啊......

“那,我们出发吧?”可瑞克兴冲冲朝飞船的驾驶室跑去,搞得雷桉都觉得这气氛像是小学生春游了,可没几步远他突然停了下来,僵硬地转过头,望着身后的两人:“你们......谁会开飞船啊?”

......

......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

在送走金之后,雷狮领着凯莉回到了皇宫里,他让侍者给她准备了饮品,然后开始批阅公文。

凯莉用小勺子搅拌着热可可,一手撑着下巴,眼神在雷狮和热可可间飘忽不定。

自从十五年之前那件事之后,雷狮的变化很大,表面上是看不出来,但毕竟是曾经一起并肩作战过的人,凯莉和金他们自然是看得最清楚的。

雷狮收敛了曾经的狂气,沉稳了不少,他现在继承了皇位,安安心心地治理雷王星。他还算是个不错国王,更何况有卡米尔的辅佐,雷王星这些年可是相当太平。

不过这不是全部,这几年,大臣们一直在劝雷狮找个王后,对雷王星未来发展有利的联姻对象找了几十个,但雷狮都用“再等等”这样的理由推脱了。

那帮老头子早就看雷桉不顺眼了,一个不明不白指不定还是私 生 子的皇子,让本就决定好的联姻就这么断掉了,而国王也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们也不敢明说。

雷狮能就这么轻易地拒绝吗?他不能。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风光的海盗头子了,他的身份也不能允许他再挥舞着雷神之锤击退那些看不顺眼的鶸了,他现在是国王,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他分得清。他现在只能想办法确定安迷修和他的女儿是不是还活着。

切......。凯莉现在不知道怎么开口,老实说,虽然觉得很有趣就是了,但她并不觉得那三个熊孩子能把这事儿办好。

凯莉曾找金谈过,问他能不能帮忙找到安迷修,可金摇摇头说:“办不到。”

安迷修已经杳无音信十几年了,可雷狮那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又说让自己的儿子去找,凯莉觉得自己都真的是完全搞不懂这人在想什么了。

麻烦不小啊。

凯莉撇撇嘴,叹了口气。她和雷狮就这样干坐在这儿,什么都没说。

先打破这种寂静的还是凯莉,她的热可可已经凉了,但更让人心凉的是眼前这头平静的狮子。

“小姑娘叫什么来着?”凯莉想了想之后决定还是慢慢进入正题比较好,雷狮看了她一眼,也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雷桀拉。”

凯莉张张嘴巴,觉得自己都快笑出声来了。“这么中二的名字谁给起的?你还是安迷修啊?”

“安迷修。”雷狮想了想,然后做了个补充:“雷桉的名字是我给取的。”

“噗......亏你能想到这种随便的名字,你儿子听到之后怕是要哭啊。”凯莉终于笑了出来,雷狮也放下了手中的笔,周围甜腻的巧克力味儿现在显得也没那么惹人嫌了。

“凯莉。”雷狮叫着她的名字,那声音不算大,可在空荡的房间里却是那么刺耳。她已经猜到雷狮不会说什么好话了。

“那个时候,是我逼安迷修离开的,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我......”

“你在说什么?”凯莉拿着汤匙重重地敲了一下瓷杯,她觉得自己大概是生气了。

“你逼走的?这又是什么新玩笑?你以为安迷修是为了什么才去的,是创世神的余党,你可别跟我说自己忘了。”凯莉还是忍不住了,她也收敛太久了,巴不得雷狮现在召出雷神之锤跟她打一架,那好歹能证明曾经那个狂雷依旧存在,可她对面这个一脸平静的家伙到底是谁啊。

这不是雷狮,至少她认得的雷狮不是这样的。

“雷狮,我们都知道那件事的真相,只要现在找回安迷修,一切问题都能解决!”凯莉好不容易吼出了这句话,她意识到自己过了,马上又平静了下来:“算了,是我的错,你们的事我也不想插手,也真的不想管了,你还是自己解决吧。”

雷狮没有接话,依旧保持那个姿势沉默不语。

凯莉也没有再说什么,自己的话的确重了,但这有什么办法?现在的问题不是打一架就能解决的,当年那届凹凸大赛过去很久了,他们也都不是小孩子了。

该死的创世神。

又是一片寂静。

“凯莉。”还是雷狮先发的话,他终于站了起来,“那几个孩子真的能把安迷修带回来吗?”

看到雷狮这副认真的模样,凯莉又笑了起来:“你对那帮孩子没信心?当年咱们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不也这么大么?虽说不一定靠谱啦。”她顿了顿,又说:“放心,要是他们真那么没用,什么东西都带不回来的话?”话音未落,还亮出早就藏在桌下的星月刃,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就像那时候一样。

雷狮看着她这模样,:“这才是星月魔女嘛。”

“彼此彼此。”凯莉放下勺子,端起热可可抿了一口。

太甜了。

————————

片刻的宁静之后,可瑞克才颤抖着开了口:“雷桉,你爹该不会连个开船的都没给你找吧......”

“......你怎么知道。”雷桉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摊上这么个爹。

“别吧?”可瑞克一脸迷茫,这估计能跟做爬坡题比一比吧,毕竟两道都是送命的。

雷桉现在觉得太对不起他爹了,同样是皇子,他十几岁日天日天会开船会撩妹而他十几岁还是啥都不会的老咸鱼一条,感觉自己的《观刈麦》和《隆中对》真是白背了,当真对不起老师。

“闭嘴吧我求你们了......”一直站在一边的凯撒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走到飞船的操控台跟前,思索了一下,然后以一种星月刃都赶不上的速度敲了几个键,飞船就起飞了。

船就起飞了......

就起飞了......

起飞了......

飞了......

了......

......

对不起教练这操作我看不懂。

“雷桉你丢死人了,尽早退群吧你。”

凯撒用一种关爱傻逼的眼神望了雷桉一眼,调整了自动导航模式,然后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可瑞克,他赶紧沏好了一杯茶,给凯柠递了过去。

也许这就是大佬吧。

虽然雷桉还是很心里不爽,但在目睹了凯撒的骚操作之后,他觉得自己是服气的。

11

自从遇到了可瑞克和凯撒之后,雷桉觉得自己的智商余额严重不足,人家明明是凹凸中学年级第一来着好吗,怎么说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雷桉,你看,那些星云,看起来像不像你爸爸的眼睛?”一直还比较安静的可瑞克拉拉雷桉的衣服,这样说道,他眨眨眼睛,似乎很期待答复。

“嗯......好像的确是。”雷桉稍稍犹豫了一下,才回答他,准确来讲,是敷衍。

说实话,他和他爹相处的时间真的很短,并没有仔细地看过那个人的眼睛。

那个人是国王,忙碌的国王,不可能花太多时间在雷桉身上,所以他的童年几乎只有一片空白。

切。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十岁的时候,之前因为一些原因,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个该被称作是父亲的男人。

那是一个很隆重的宴会,不少星球的王公贵族都来参加了,场面的确很热闹,雷桉难得被允许走出房间。

雷桉一直都是很小心的,因为他总觉得那些大臣们看他的眼神有什么不对劲儿。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很自觉地待在角落里,一个人吃着蛋糕,保持这种状态一直到宴会结束就好。他是这么想的。

但下一秒这个结论就被推翻了,他看见一个人朝他走了过来,夸他的绿眼睛好看。雷桉抬起头来,对上了他的眼睛,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里,似乎藏着星辰大海。

雷桉现在想想,那大概是他对他老爹好感度最高,也是那个人最温柔的时候了。

雷桉磨着嘴皮,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他一直都有一种感觉,一种很怀念的感觉。

“我好像见过'安迷修'这个名字。”

评论(18)

热度(144)